基督徒应该怕死吗?

西方的基督教国家都比较发达,生活水平高,人命也看得更重要。西方的葬礼注重追思与怀念,不会太沉重,生与死都是一种喜悦,人死了便息了此生的劳苦,有更美好的盼望在彼岸。

生老病死亡能安然看待,如果是性命攸关的灾害磨难,会有怎样的心态去面对?

主耶稣从出生起,前方不远处就有十字架等待他,耶稣并不烦恼,只按照父神的旨意渡过在世的每一天,在婚宴上以水变酒,开瞎子的眼,让瘫子瘸子痊愈行走,登山论八福,用五饼二鱼喂饱五千人,使拉萨路复活。。。

他的门徒见过耶稣行了那么多神迹,在目睹耶稣像被宰割的羔羊一样,受辱,钉十架,信心也软弱了。彼得还曾在鸡叫前三不认主。门徒们重操旧业打鱼去了,直到耶稣复活向他们显现,升天,圣灵降下。。。他们每一个人都成了最坚定的基督徒,都为见证主道殉难。

彼得,在罗马,被倒钉十字架。

使徒雅各是十二使徒最先殉道的一位,当被判处死刑之時,他的镇定无畏感动了诬告他的人,反而使之归服基督。结果两人同时被处死。

雅各,耶穌的兄弟,耶路撒冷教会的领袖,他拒绝否认基督的信仰,被从一百多英尺高的塔頂拋下。

安德烈在希腊被钉十字架。他向十字架致敬,“我久久期待着这一欢乐时刻,十字架因基督被钉在上面的身体,已变得圣洁。”

基督教早期遭受大迫害时,信徒被焚烧,扔给狮子,经受各种酷刑,仍坚守信仰。使旁观的人钦佩不已,不仅喊出,“基督徒的神实在伟大!”

耶稣说,“我父爱我,因我将命舍去,好再取回来。没有人夺我的命去,是我自己舍的。我有权柄舍了,也有权柄取回来,这是我从我父所受的命令。”

舍命,对基督徒来说是一种权柄,一种敬虔的力量,一种圣洁的宣告,尤其是撒旦的黑暗权势笼罩的世代。

记得以前看过伊斯兰教规定,在遇到信仰的逼迫危难时,可以屈服以渡过危险,只要心里敬虔就不算背叛。表现出一种服务世俗的狡猾和功利。另一方面,极端伊斯兰恐怖主义以物欲的天堂来吸引不怕死的战士。

在承认伊拉克的战斗中受到挫败后,“伊斯兰国”的头目巴格达迪在其“告别演说”中,命令非阿拉伯战斗人员回到各自的国家或引爆自己, 并承诺“在天堂”给他们“72个女人”。

基督徒的舍命,是为荣耀神,吸引更多的罪人蒙恩得救,因得救的人数增多,好让神的恩典更加显大。天堂的喜乐和神的爱是舍命的结果。

耶稣说,”我确确实实地告诉你们:一粒麦子如果不落在地里死去,它仍然是一粒;如果死了,就结出很多子粒来。”

基督教也是一个不怕死的宗教,耶稣基督的复活已经败坏了那掌死权的。为了“爱”的缘故死,圣洁的“死”,才能战胜魔鬼引诱下的,为了“仇恨”,为了“享受”的缘故死。

和平年代,和平环境的基督徒有各种见证神的活动和选择。

如果末世的大灾难,身处的环境,如同身处罗马迫害基督教的黑暗年代,需要以死来见证神的时候,也不要吝惜自己的生命。恐怖主义横行的中东,许多的基督徒已经作出了见证和榜样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