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的国度 vs 伊斯兰国

这个课题看起来会觉得很奇怪。二者无法类比,南辕北辙,天壤之别啊。有些专家还可能混淆,犯低级的不可思议的错误,所以有必要上上幼儿班的初级课程。

伊斯兰国并不像一般人想象的那样,是打着宗教旗号行使恐怖活动的组织。其实它是一个极端狂热的忠于古兰经圣训,实践其宗教理想的团体。它认为自己是即将到来的世界末日的预言者,通往审判之路的圣斗士,也是救赎的媒介。听起来和基督教的末世观和神的国度有任何关联的话,请看其具体的特征。

1. 拒绝和平,渴望屠杀
伊斯兰国的领袖们把效仿穆罕默德严格作为自己的职责。不折不扣地照搬执行古兰经的教训。忠实地再现早期伊斯兰时代的战争背景,七世纪的律法。毫无愧色地复兴奴隶制,十字架,斩肢等酷刑。
默罕默德时代,周围都是敌人,而伊斯兰国周围都是穆斯林。没有关系,没有敌人可以制造敌人,按照他们严格的圣训,其它任何对古兰经不同的解读不同的派系都是叛教者,格杀勿论。根据塔克菲尔Takfir原则,伊斯兰国必须净化世界,排出异己,要杀一大批人。

2. 效忠哈里发。
哈里发是伊斯兰政权元首的称呼,伊斯兰政治,宗教领袖,默罕默德的继承者的意思。教义要求真正的信徒必须尽一切可能在哈里发国境内居住。所有穆斯林都有义务迁往哈里发施行这些法律的地区。

3. 拒绝国家边界的限定。
通过不断地发动圣战,无止境地扩展伊斯兰国的疆域。 “圣战”当中没有仁慈可言,只能用极端暴力的方式来威慑敌人。在不信道者的土地上,应该毫不留情,毒杀一切。

基督教是爱的宗教。爱,就像阳光一样,给人温暖,也给人自由。福音的传播,神的国度的扩展是通过播种的方式。

耶稣说,“神的国如同人把种撒在地上, 黑夜睡觉,白日起来,这种就发芽渐长,那人却不晓得如何这样。 地生五谷是出于自然的,先发苗,后长穗,再后穗上结成饱满的子粒。 谷既熟了,就用镰刀去割,因为收成的时候到了。”(马可福音4:26-29)

神尊重人的自由意志。神的话语自有活泼的功效,圣灵活泼的感动,没有任何强迫性。神的国有自身潜在的活力,生长的过程和最终的结果。

在神的国度临到地球,神的权柄取代一切地上的权柄之前,神的国存在人的心里。即使遍布在地球的不同角落,因着儿女的身份,都是属神的子民了。

神的子民完全顺服支持上帝对国家的划分和边界的限定。尊重国家的主权,执政者的权柄。尊重不同的民族性,文化,和生活方式。追求和睦,建立沟通,了解的渠道。

伊斯兰国的末世和救赎观是属肉体的,通过暴力血腥的征服, physical地扩张领地,带来的是肉体和心灵的残害。神的国度通过属灵的征战引领地面的工作,降妖除魔,引人悔改,抢救更多的灵魂,为基督再来预备道路。

神的道路高过人的道路,神的意念高过人的意念。 依靠神的人必可得胜!

分不清神的国度和伊斯兰国的所谓反恐专家,是不及格的,意识形态混乱的,注定是从一开始就失败的专家。
(待续)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撒拉是自主的妇人,代表新耶路撒冷。撒拉所生的是凭应许所生的,是神产业的继承人。
夏甲是使女。“这夏甲二字是指着阿拉伯的西奈山”(加拉太书4:25), 她的儿女都是为奴的。

耶稣基督以“爱”的命令,取代了旧约的律法。信靠他的人和他同钉十字架,一起复活,重生出自由的新生命。“你们必晓得真理,真理必让你们得自由。”
“爱”—- 永恒的真理。文明世界的民主,自由,法律,道德风尚,都可以从“爱”的命令里衍生出来。

而许多穆斯林信徒从幼年起就被迫使服从伊斯兰教法。效忠和服从之外的任何念头都被扼杀,无法想象基督教的“爱”和“自由”的真意废弃了条文字句,并完全了律法的精意。虽然伊斯兰世界有各种尝试对教法的革新,除了产生不同派别之间的争执和仇恨外,并未解决丧失活力的教规面对现代社会问题的捉襟见肘,力不从心。

“自主”和“为奴”的确代表了两种信仰的属灵特征。

创世纪中,夏甲怀了孕,就小看他的主母。撒拉苦待她,她就逃走了。耶和华的使者对她说:你回到你主母那里,服在她手下。
后来,神使撒拉怀孕生子,夏甲的儿子嘲笑撒拉的儿子,神让亚伯拉罕听从撒拉,赶走了夏甲和她的儿子。

当神允许夏甲和主母在一起时,神让她服在主母的手下。由此启发我们要清醒地持守基督教的信仰,保持主人翁的身份,对西方的价值观保持自信。比如西方国家的伊斯兰教徒,他们的存在和活动方式应当受到合理的控制,以不威胁到西方文明和信仰为先决条件。这并非是指基督徒个人有什么优越感,重点是坚持真理,坚固信仰,扩展神的国度,而非被异教侵蚀。

当凭血气生的,嘲笑凭应许生的,神允许他们被赶出去。比如针对恐怖主义,采取更强硬保守的边界政策。

伊斯兰教法的封闭性和现代社会遭遇的各种新问题形成矛盾,由此产生各种“复古”主义来解决这一困境。伊斯兰国的极端复古主义,就是以回归默罕默德时代“纯正“的宗教生活,重新恢复沙利亚法,创建哈里发国,来完成自身的“合法性”,并以末世圣战的招牌吸引全球的极端信徒前往效忠的。

伊斯兰的基础文献就是暴力的,一个需要用时代的倒退和暴力才能解决自身矛盾的信仰,是一个走进死胡同的信仰。穆斯林宗派之间的仇恨,也告诉我们伊斯兰教难以通过自身的改革达到完善的目的。

漂流在西方世界的穆斯林难民,通过社会的关怀,基督徒的祷告和传道人的接触,会成为穆斯林得救信主的良好机缘。

消灭ISIS,还给穆斯林自己的家园。让福音的种子在那片土地发扬光大,是穆斯林得救的唯一最终的途径。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